旗木芸生

【讨厌作文】

(2017江苏)
你前面有一条大河,你是花三十年建一座桥过河,还是想快一点学会游泳过河,还是一辈子不过河,看看彼岸花就好。

阿飞搂着笑眯眯的摄影师:“过河什么的还要用查克拉对阿飞这种新手来说真是太过分啦~我们还是不过去了,斯坎儿要和阿飞在这里看一辈子的花花~”

他们目送带土和卡卡西过河。

【作死】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入

职员土x调香师卡
【ps:脑洞出自快看的“浪漫香气”】
【顺便愉快的设定卡是脸盲】

1
“啧……”
带土挠了挠头,看向面试桌前单手托腮的男人。大热天,那个人居然还带着口罩,西装领带也打的一丝不苟。
真是看着就很热啊——
带土趁那人低头查看文件的功夫,松了松衬衫领口同时做了好几个深呼吸。
“啊,基本上还可以,”一直戴着口罩的男人把桌上的纸整齐的放成一摞,“面试已经结束了,现在请去你的所属部门处报到。”
“实习期是三个月。到期后凭指标决定你的去留。”
这话说的还真是直接,带土想。
也许以后不会再遇见了,还是留下好一点的印象比较合适。
“是的,麻烦您了。”公式化的口吻,带土站起来,微微俯身。离开的时候脚尖踢在了桌角,那些纸张边角有些杂乱——带土余光瞥见对方自他来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出现了波澜,伸手把它们整理好。
啊,眉毛皱起来了。

带土所在的这家公司以制作香水闻名:虽然品种不多,但每次出货定是热销。
而配方的提供者,正是公司知名度很高的旗木组长。
带土也正是为此而来,
“老头子,我通过面试了”

【捂脸】【我在写什么啊hhhhhhhhhhh你们都不要拦着朕朕就是超羡慕那些会写的大大】
【嗯以后自己在看一定羞耻度爆表】
【以及,拜托挑病句orz】

优雅的瓜子脸(「・ω・)「

【渣段】

雪山上,从远处看一排芝麻般的队伍缓缓行进,领队反光的秃瓢在茫茫大雪中尤其醒目。

“……我说小吴啊,你还真是图个吉利给哥们几个套了一身红,就不怕被守卫边疆的解放军叔叔当成活靶子?”胖子点上烟,嘴唇努力向上撅吐出一个烟圈。

“老子最喜欢解放军叔叔了(「・ω・)「”手指不经意的拂过腰间挂着的硬物,确认没有受潮。

“翻过这座山就到小哥守门的地方了?依胖爷之见,咱应该提前定做一个最帅守门张大爷的锦旗,出来就塞他怀里。”

十年……张起灵,我等了你十年。上山前的确忘记带瞎子给的西班牙大苍蝇。吴小佛爷这样想着,嘴角露出一抹阴恻恻的笑。

补给已经消耗了小半。
吴邪又来到前方有温泉的那个石缝。
这里,就是最接近青铜门的所在。

“那……”胖子的声音透出惊愕
门没开。
胖子眼尖,在铜门左处阴影里看到一个人影。那人身着深蓝藏袍,熟悉的奇长二指让吴邪眼角发涩。

张起灵缓缓直起身,自阴影里走出:“你老了。”一双淡然的眸子仿佛倒映出粲然星光。

光与影交界的那条线从张起灵眼睑开始缓缓上移。

一蓝一红,两个秃瓢,相顾无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