旗木芸生

【渣段】

雪山上,从远处看一排芝麻般的队伍缓缓行进,领队反光的秃瓢在茫茫大雪中尤其醒目。

“……我说小吴啊,你还真是图个吉利给哥们几个套了一身红,就不怕被守卫边疆的解放军叔叔当成活靶子?”胖子点上烟,嘴唇努力向上撅吐出一个烟圈。

“老子最喜欢解放军叔叔了(「・ω・)「”手指不经意的拂过腰间挂着的硬物,确认没有受潮。

“翻过这座山就到小哥守门的地方了?依胖爷之见,咱应该提前定做一个最帅守门张大爷的锦旗,出来就塞他怀里。”

十年……张起灵,我等了你十年。上山前的确忘记带瞎子给的西班牙大苍蝇。吴小佛爷这样想着,嘴角露出一抹阴恻恻的笑。

补给已经消耗了小半。
吴邪又来到前方有温泉的那个石缝。
这里,就是最接近青铜门的所在。

“那……”胖子的声音透出惊愕
门没开。
胖子眼尖,在铜门左处阴影里看到一个人影。那人身着深蓝藏袍,熟悉的奇长二指让吴邪眼角发涩。

张起灵缓缓直起身,自阴影里走出:“你老了。”一双淡然的眸子仿佛倒映出粲然星光。

光与影交界的那条线从张起灵眼睑开始缓缓上移。

一蓝一红,两个秃瓢,相顾无言。